天层缺掉的角,无非此等神采。

【然凯】于你予我(一)

啊钨钨钨钨。:

CP是刘昊然弟弟在《唐人街探案》中饰演的秦风×小凯饰演的李想。看完电影真的好喜欢秦风小朋友,智商高的小结巴什么的好戳萌点XD,脑补一下少年侦探和学生会长好像很带感的样子!于是来拉郎一发,文章中长篇幅,诸君请吃下这枚安利!


-----------------------------------------------------------------------------


第一章


“不要反抗了!!!你已经被包围了!站住!”

“不许跑!!”

寂静的巷子响起一阵杂乱的脚步声,踩起小坑里扑腾扑腾的水花。

少年撑着伞小心翼翼地避开水洼向前走,一边听到在空中不断回响的呵斥声,咽了咽口水。

早知道就不图省时间走这条小路回家了,他想到,然后默默祈祷,这伙人不会选这条路的吧,毕竟前面是个死胡同……诶?死胡同?

近在耳边嘶哑的声音大吼,“小兔崽子你给我闪开!”

他被一个大力狠狠推到墙边,撞得直接摔在地上,全身传来阵阵刺痛。少年看向自己被泥水染得一塌糊涂的校服白衬衫,忍不住皱皱眉。

先前追逐的警察从他面前飞奔而过,过了一会,一个男生气喘吁吁地跑来。

“我,我靠,难得回国办案,竟然把侦探当警察使,我,我有那体力吗!”秦风微微弯腰喘了几口气,瞄到孤零零倒在一边的蓝色小花伞,拾起来抖抖水。

“小孩儿,你,你没事吧?是不是吓,吓到了?”

少年抿抿唇,没搭话,只是撑着墙想站起来。

嘶,他懊恼地叹了口气,居然扭到脚了。

眼看着小屁孩摇摇晃晃快失意体前屈,秦风连忙举着伞上去扶了一把,“你脚受伤了。”

感受到手臂上的温热,少年抬眼看了看这个莫名其妙出现的男生。那人穿着棒球外套牛仔裤,脖子上还挂着一个beats大耳机,脸庞逼人的帅气。

“谢谢。”

“没事儿,我,我们向,向你道歉,那个犯人,追,追了好久了,本来就能抓,抓到了,谁知道,竟,竟然往巷子里跑了……”

“对了,你,你还是高,高中生吧,这,这么晚了还,还从这,这个地方走,你不怕,遇,遇上坏人啊?”

“哦对哦,已,已经遇上了,嘿嘿。我叫秦风!是唐人街的侦探,现在和舅舅回国帮助公安侦查案件……”

看着对方极为灿烂的傻笑,少年默默舒了一口气,

“我叫李想。”

李想发誓,他真的不是因为秦风亮晶晶的眼神太像家里养的那只柯基才愿意搭理他的,作为品学兼优的学生会长,礼貌待人是必备要件。

“小,小李弟弟,你,你怎么这么晚,还,还不回家?”

“学生会有些事,所以我留的晚了些。原本打算抄小路快点回去的……”李想停顿了一下,抿了抿唇,仿佛在忍耐什么。

秦风觉得很新奇,他从小到大接触的都是五大三粗的糙老爷们,小的时候因为内向孤僻,自然而然被别的同学孤立起来,几乎以他自己为中心划出一道隔离圈,要不是没被警校录取,他可能就终身和除了一张扑克冰山脸不会摆出其他表情的侦查警官相伴了。现在更惨不忍睹,遇到的只有各式各样穷凶恶极的犯罪分子。

像面前这个少年一样纤细乖巧的人,他以前是敬而远之的啊。

这种乖学生,校服永远干干净净,听老师的话,成绩好的吓人,似乎琴棋书画各种技能也都被点亮。

传说中的别人家的孩子。

少年是想说些什么的,却难以启齿的样子,被雨水打湿的刘海一缕一缕黏在额头上,衬的皮肤更加白净,秦风觉得此刻自己一定视力5.0,自动戴上放大镜。他看到李想的眼睫,长如蝶翼,扑朔的轻轻颤动,好像下一刻就要展翅跃起。

他突然想到了父亲还在世的时候,买给他当生日礼物的洋娃娃。他闹腾了好久,嚷嚷男子汉怎么可以玩女孩子玩的东西。男人也是神经粗的吓人,难得温和的安抚。

“看着很可爱对吧。”

 

是啊,是很可爱的。

秦风看着李想羞赧的模样,没来由的在脑海中冒出这句话。他笑着问:“然,然后呢?你怎么走,走到这个死,死胡同里来了?”

李想又咬了咬下唇,支支吾吾道:“呃、好像是……迷路了……”

噗。

果然被嘲笑了。李想忍不住瞪了一眼对方,微润的眼像个小豹子。

秦风心情诡异的变好了,独立办的案件即将收尾也没让他这么高兴。他撑着李想的伞,往少年那边又倾斜了些,“小李弟弟,我,我送你回,回去吧。”

那个罪犯不用管了吗,李想摇摇头,道:“不用麻烦了,我自己可以走回去。”

对面的男生像是看出他心里所想,笑容放大了一些:“那,那个人跑,跑不掉的,有,有警察追,追过去了。你,你脚不,不方便,还,还是让我送,送你吧。”

李想直觉是想拒绝的,陌生人的好意让他有点无法接受,更何况,这个男生还给他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

 

一定是太像豆豆了,李想安慰自己。

豆豆就是那只蠢萌蠢萌的小柯基。

男生没有给李想说话的机会,利落的脱下外套给他披上,然后把手中的雨伞往他手里一塞,“上,上来吧。”

 

???李想惊异的睁大眼睛。“不,不用了,我能走的。”

 

…………怎么自己也口吃了。李想又埋下头,粉色的耳朵尖在碎发里依稀可见。

 

 秦风再怎么单纯也是在罪犯间跌爬滚打过来的,李想趴在他肩头晕乎乎的还没反应过来。宽大又有点少年特有的单薄,暖烘烘的,带着春雨的一丝水汽。他无意识的蹭了蹭,发出微不可闻的一声轻叹。

 

秦风被李想的头发蹭的有点痒,不太习惯的偏过头,“小李弟,弟弟,接,接下来是向,向左,还,还是右?”

 

伸出手臂往右指了指。“小李弟弟”这个称呼实在太别扭了,但李想懒得去和秦风纠正。

 

莫名其妙的晚上,莫名其妙的人,他的人生永远不会和这些事有交集的。

 

总之以后不会和这个人再见面了吧。李想半阖着眼,暗暗想到。


评论
热度(63)
  1. 洛洛离啊钨钨钨钨。 转载了此文字
  2. 甜味拾荒者啊钨钨钨钨。 转载了此文字

© 甜味拾荒者 | Powered by LOFTER